您的位置: 首页 > 国际 > > 内容页

你有了解过作文吗?为大家收集的我的小姨姐姐作文

时间:2023-01-19 14:55:46 来源:中国创氪网

我的小姨姐姐作文

在平平淡淡的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中,大家一定都接触过作文吧,根据写作命题的特点,作文可以分为命题作文和非命题作文。那么你有了解过作文吗?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我的小姨姐姐作文,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我的小姨姐姐作文 篇1

“佳佳,你留香小姨和她爸爸妈妈下周要来北京哦!”刚一放暑假,老妈就笑眯眯地对我说。

“真的?”我顿时高兴地喊了起来,太好了,终于有人陪我玩了!

“可是,我不想叫她小姨。”

“你想不想她都是你小姨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她爸爸是你姥爷的堂弟。”

哦,好吧,看来是没办法了。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春节回老家时,那俩比我大一岁的侄子死活不肯叫我姑姑了……

留香小姨只比我大一岁半,虽然我只见过她两次,但我俩很聊得来,我一直希望能再见到她。这次她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老爸老妈打算让她们住在我家,我们回郊区住。这下,我可高兴坏了,主动请缨和她们住一起,这样我能和小姨一块儿玩,她们也有了一个“导游”。

小姨终于要来了,当爸爸妈妈去火车站接她们时,我书都看不进去了,等得那叫一个望眼欲穿心急如焚,直到小姨站在我面前,我才如释重负。

她变了很多:瘦瘦的,皮肤很白,鼻梁上还架了副眼镜,个头比我高一点儿。注意,也就高一点儿。

“哈哈,你们俩站一起,真叫做黑白分明。”老妈一脸坏笑。

“老妈,你抬高别人可以,但不能以牺牲我的自尊为代价吧!她白我黑,行了吧!我黑我快乐!”老妈真没劲,我一生气,拉着小姨就进了我们俩要住的房间。才聊了一会儿天,我就忍不住在心中感叹:哎,知音啊!很多她喜欢的书或电视节目我也都很喜欢!

想到这儿,我忍不住说:“小姨,其实我特想叫你姐姐!”

“啥?”留香小姨摆摆手,“不能乱辈分了!”

我在心里想:可你不像个小姨啊!但晚上一起吃饭时,我却改变了想法。

晚上,我们两家在饭店吃饭,爸爸妈妈请客,给留香小姨一家接风。我和小姨都属于“食肉动物”,所以要了好多肉菜,再加上那家饭店做的肉很好吃,我俩一直都在“啊呜啊呜”吃个不停。

过了一会儿,芥蓝上来了。我抬头看了一眼,不是肉,便装作没看见,专心致志地吃一块鱼,留香小姨也和我一样。姥姥看了,劝道:“吃点菜吧,不然上火了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俩哦!”

小姨听了,赶紧夹了一根芥蓝吃掉,又夹了一根放入我盘里,严肃地对我说:“我都吃了,你也吃了吧!”

我怀着十一分不情愿和一分无奈,把那根被我在心里诅咒了一千遍的芥蓝吃了下去,赶紧夹一只大虾来就嘴。虽然我默默地吐槽“明明你也没吃多少菜”,不过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相信留香是一个,呃,很像小姨的小姨的……

不过与其说她是一个“很像小姨的小姨”,不如说她是一个“很像姐姐的小姨”。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我俩逛公园、串胡同、去图书馆,每天都特别开心。我还给她推荐了一本杂志,她喜欢得不得了。

她还喜欢天文。有天晚上,我俩约好明天去天文馆,她便提议早点睡,明天好好玩。那天我们是看完电影回来,已经很晚了,可关灯后我却不困,脑袋里都是刚才的剧情。勉强睡了大概半个小时,就怎么也睡不着了,便“爬”起来去看留香。她也翻来覆去的,好像也没睡好。

我便试探地叫了一声:“留香,起床啦!”果然不出所料,她的确也没睡好。听见我叫她,“腾”地一下就坐起来,打开灯,看了看我的书架高兴地说:“不如我们看书吧,反正也睡不着。”

“好啊!”我立刻乐颠颠地去拿了几本书。我俩就深更半夜看起书来……

看到大概四点多时,姥爷发现了我们屋亮着灯。走进来一看,生气地说:“明天还要去天文馆呢,别看了,赶紧睡觉。”

我们超级不情愿地关了灯,装出睡觉的样子,打算等姥爷走了再继续看,可没想到这一关灯就直接睡到了八点!匆匆吃过早饭后,只睡了四个半小时的我俩就快乐地玩去了……

第八天的时候,姥爷突然宣布说,第二天要去北戴河玩。太好了,我最喜欢玩水了,并且和留香小姨一起玩一定特别有意思。但是姥爷又说了一句话:“佳佳,你不能去,因为我们玩完以后,就直接回老家了。”

天啊!我顿时感觉一道晴天霹雳把我劈了个“外焦里嫩”,脸一下从一朵可爱的苦瓜花,长成了一个大苦瓜。留香小姨安慰我说:“没事啦,等春节你回老家,就住我家,咱俩还一起玩。”

哈哈,太好了!那样的'话,我就又可以和我的“小姨姐姐”一起玩啦!

我的小姨姐姐作文 篇2

我有一个小姨,她住在我家,我都喊她“老姨”,我们是不损不说话,贬低互相的形象。她完全不端大人的架子,总和我嘻嘻哈哈。

老姨个头中等,瘦瘦的,一头长长的大波浪卷发垂在肩头,瓜子脸上架着一副镜片挺厚的眼睛。在我心中,她就是我的姐姐。

她总爱研究养生和药物方面的知识。最近我感冒了,她便说自己是感冒专家,跑到同仁堂买了好多药,让我一会吃这一会儿吃那。“呃……”我无语了,这就是专家啊,砖头的砖吧……

老姨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,便拿过一盒口服液,严肃地说:“我是感冒专家,准没错,把这个喝了,去火。”

“是专门感冒的砖家吧!”我白了她一眼,可她并没有看见,也没反驳,匆忙去了厨房。于是我向她发了很多白眼毒箭,好爽!

晚上,我一直咳嗽,和我住一屋的老姨把我叫起来喝糖浆。可我不想喝。我俩争执了大概十分钟,互相烦得睡不着。最后我投降了,乖乖喝掉糖浆。

第二天早上,老姨说我像猪八戒,好懒,连坐起来喝个药都不想干。我不甘示弱,就说她是沙和尚,我是她哥,结果她一听就笑了,呵呵,猪哥好!

呃,真败给你了。我一脸黑线。只听说过猴哥,没听说过猪哥啊!

她却喜欢上了这么叫我。猪哥猪哥,抓狂啊!我就叫她沙师弟。呵呵,不知道的人有可能会感到惊讶呢,这俩家伙是要去取经啊!

不光这个很搞怪,我们独创的'“卧谈”也很牛。

“卧谈”就是临睡前躺在床上聊天。有一次,我和老姨聊天聊跑题了,说到我未来孩子的名字。我想了想,开心地说:“如果是女孩,就叫聪良吧,又聪明又善良。”

“哦呵呵呵!笑死我也!”老姨笑得声音特大,用不是特别恰当的话来说,可谓“惊天地,泣鬼神!”

真是气煞我也!我忍住愤怒,慢悠悠地说:“师弟呀,有什么可笑的啊?小心笑岔气呀。”

“聪良,好奇怪的名字!”

“切,”我鄙视地白了她一眼,“至于吗?还有,如果是男孩我想起名叫夏飞。以前我最喜欢的《小小姐》杂志就有个小编叫夏飞。”

结果她笑得更厉害了:“夏飞,往那一站就把人吓飞了!”

“哎,还真是!”我还真是没想起来这一点,她说得好好笑的。

想着,我扑哧一声笑出来,和老姨一起大笑。

笑了一会儿,我困了,便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,当我睁开眼,我发现老姨正顶着不太能看出来的黑眼圈一脸哀怨地盯着我。“怎么了?”我很奇怪。“以后咱俩卧谈,你别太搞笑了,昨晚你‘呼’睡着了,我半天没睡。”

报应!我心里嘀咕着,谁叫你笑我取的名字呢?

想着,我起床了。“对了,老姨,我觉得你好像我大姐姐哦。”我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“什么?”正低头叠被子的老姨抬起头。“当我没说。”我突然觉得有些羞于说这件事,连忙吐吐舌头,转过身去。老姨,我会在心里将你认作姐姐的。

x 广告
x 广告

Copyright @  2015-2022 世界金属报网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 豫ICP备2021032478号-36   联系邮箱:897 18 09@qq.com